從電影《老炮兒》看文化的堅守

2016-01-05

一直以來,觀眾都對馮小剛的"馮氏幽默"和"走心路線"情有獨鐘,但這種喜愛和欣賞大都建立在導演層面。而如今,馮小剛在他即將奔向"六張"的時刻,以主演的身份出演了電影《老炮兒》,并且奪得了金馬獎影帝,掀起了一股持續不跌的觀影熱潮。

從上映以來,觀眾對這部影片的評價就漫天紛飛,無休無止,有人說全片充斥著一股濃濃的黑幫氛圍,甚至帶點古惑仔的味道;有人說馮小剛借華誼之勢大打演員牌,集聚不同年齡層次的明星來吸引觀影;當然,也有人對馮小剛在戲中的角色表示理解和同情,甚至感到心酸。其實,透過劇情內容來看,整部影片折射的是老一輩人對文化的堅守,而這種堅守,看似悲壯,實則無力。


影片中馮小剛飾演的"六爺"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從小在胡同里長大,年輕時經歷的打打殺殺讓他形成了屬于他們那一群人固有的"江湖規矩",行俠仗義、長幼有序,凡事都講個理,看病不信西醫,茬架先有約定……但這些對于新一代年輕人來說只會出現在武俠小說里的規矩早已過時,在他們眼中,"六爺"所代表的群體以及他們的文化根本不應該繼續存在。


六爺的悲劇與心酸也在于此,他不僅沒有切斷對舊時代的不舍,更沒有做好迎接新時代的準備。倒在冰面上的六爺,為"老炮兒"的時代寫下一個感嘆號,宣告了這余暉般燦爛時代的終結。一種文化的堅守,不應該是腐朽的,而應該與時俱進,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存其社會公德之心,才不至于在我們老后,感覺一生所精煉的公德習慣,在時代巨變面前毫無存在價值。


作為一個公關者,這讓我想起了另一個"人",一個品牌人--晨陽水漆,之所以說到它是一個"人",就在于這個品牌的價值觀--讓家人放心。安全環保、不燃不爆的水漆是晨陽人智慧的結晶,也是他們獨具匠心堅持17年的初心。在消費者對環保健康追求不斷升級的前提下,他們從未想著主導改變,只求讓人們買的舒心,讓家人放心。與多樂士、立邦主打的乳膠漆品類相比,晨陽水漆作為涂料的革新者,就像《老炮兒》中的"吳亦凡"一樣,既是時代的產物,也在不斷提煉著"過去"的精華,最后為"六爺"流的淚就是價值觀的認同,雖然接受了父親新時代下價值觀的崩塌帶來的"懲罰",但偉岸卻不失真正的"傳承",他也代表了社會公德價值進化的"真正價值"--讓家人放心。


讓家人放心,是晨陽水漆遵守的企業公德,也是它核心的價值觀。傳統模式成長也好,互聯網背景下的騰飛也罷,形式上的承載與助力,更改不了核心價值觀的遵守,只不過是演繹的方式不同罷了。六爺守了"形",而丟了真"意",與他死的悲壯與心酸,卻不成正例。


從個人角度來說,希望這是一個警醒:形式上的墨守,只會顯示我們的老舊,時代背景下的社會公德價值觀的遵守,才是本質與核心。希望多年后的我們,不是以這樣的方式為自己畫上句號,成為下一部《老炮兒》的六爺:揮著軍刀奔于冰湖之上,內心那簇火花在廣袤蒼涼的冰天雪地迸發,成就自身最后的燃燒。除了北京冬日的冷冽寒氣,還有被深埋已久的血性與激情燃燒在自己老舊的身體里,影響著跟自己一樣腐朽的群體。


2016年春節即將到來,回家的我們或許面對父母,會想到"六爺",也許我們也在用新時代的形式排斥著他們舊時代的形式,成為"六爺的兒子",但這都誤解了社會真意--孝。過年回家,孝就是真意,形式上的不同卻是對社會習慣的尊重。家人,不應該是時代編劇里的矛盾沖突載體。